|
6 ~ 20℃ 晴轉小雨 大理市天氣詳情
客房預訂
入住日期:
離店日期:
預訂

酒店位置

酒店位置

新聞中心

密云要建的200個星級民俗院 會變成莫干山還是洱海?

發布時間:2019-01-31

在鄉村旅游這條并不平坦的道路上,有珠玉在前也有前車之鑒,密云會成為莫干山還是洱海,或是走出獨特的道路,都將成為重要案例。

  幾乎每一個文旅行業的媒體,都將“鄉村旅游”這個詞作為了2019年的旅游趨勢之一。畢竟在過去的一年,新華社受權發布題為《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意見》的文件,這是改革開放以來第20個、新世紀以來第15個指導“三農”工作的中央一號文件,多處直接或者間接涉及到旅游業的內容。該文件的出臺,“鄉村旅游”一躍成為熱門。

  乘風而上,坐擁鄉村資源的地域,也紛紛開展舉措,北京密云便是其中之一——2019年,密云區將繼續實施鄉村旅游“十百千”工程,預計將建設200個達到市級星級民俗戶標準的精品民俗院落,10家極具文化特色的精品鄉村酒店。

  在鄉村旅游這條并不平坦的道路上,有珠玉在前也有前車之鑒,密云會成為莫干山還是洱海,或是走出獨特的道路,都將成為重要案例。

風口浪尖上的洱海

云南大理的風花雪月、蒼山洱海,極其優越的自然資源,使得當地的鄉村旅游幾乎起跑線就是別人的終點線。

  不少人指出,民宿是鄉村旅游的“抓手”,大理是中國最早發展民宿業態的中國旅游城市,在游客心中,民宿早已成為洱海魅力的重要組成部分。

  他們會從大理古城曲折向東,往洱海方向走4公里,去看看龍龕碼頭附近的云渡客棧,自從電影《心花路放》播放后,這家民宿就成為眾多游客前往洱海的理由;除了云渡客棧,還有位于磻溪村、拍攝《后海不是海》的洱朵,以及歸心、嘲風、寬海等眾多明星民宿。

  雖然名聲遠揚,但洱海最近的日子并不好過。

  2018年下半年起,因洱海生態環境整治需求,540多家為與洱海“零距離”的海景民宿被拆。拆遷直接導致了洱海旅游業的滑坡。

  “海西拆遷,很多慕名來住海景民宿的游客不來大理了。”稀稀落落的游客數量,讓大理古城內的旅行社工作人員感到擔憂。“因為民宿拆遷,我都要失業了。”一位為民宿接送游客的司機師傅同樣因游客量的減少不知所措。

  游客到鄉村尋找詩與遠方的時候,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,當綠水青山不復存在的時候,游客也不會再來。

  洱海用一種頗為“慘烈”的方式,帶來了一個教訓。鄉村旅游要有規劃,不能成為投機者蜂擁而上的蛋糕。鄉村旅游,成在自然資源,敗也在自然資源。

莫干山來得一點也不輕松

莫干山被譽為“國內最成功的鄉村旅游綜合體”,有媒體報道,2014年一年,德清民宿共接待游客23.4萬人,實現直接營業收入2.36億元,每張床鋪的年產值達到1.5萬元。

  其實,莫干山的自然資源并不獨特,相似的山水,全國到處都有。而若說民宿的特別之處,也并不是個性十足,在大理遍地開花的民宿面前,莫干山當初還是個弟弟。

  莫干山的成功,是多方因素共同促成的。

  一方面是優秀的地理區位,莫干山地處滬、寧、杭金三角的中心,皆為熱門旅游城市,為莫干山人氣的匯集提供了無限可能。

  其次,莫干山人文歷史深厚,干將、莫邪的傳說使得這里自帶IP,而“洋家樂”這一概念的出現,更是噱頭十足。

  此外,由于莫干山本身就是傳統的避暑勝地,因此,大量名人留下了難以計數的詩文、石刻以及二百多幢式樣各異、形狀美觀的名人別墅。這二百多幢別墅形象豐富、無一雷同,分別代表了歐、美、日、俄等十多個國家的建筑風格,使莫干山素有“世界建筑博物館”之美稱。

  浙江省當地政府也對鄉村旅游大力支持,不獨莫干山,整個浙江省,鄉村旅游都走在全國前列。舉例說明:荻浦村總共687戶村民,七成以上經營農家樂;燎原村去年有270萬城里人入住民宿;富春江畔的蘆茨村,幾乎整個村子開發成了鄉村酒店。跟各地鄉村旅游相比,浙江的“投入產出比”明顯高出一籌。

  不難看出,莫干山的成功,基于多項因素共同作用,從偶然走向必然。